天然舒眠乳膠枕

關於部落格
天然舒眠乳膠枕
  • 1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軍5大敗將:麥克阿瑟瞎指揮輸給志願軍釀恥辱

  【環球軍事報道】美國國家利益網站近日暴動,原題:《混沌指揮官:美國曆史上的五大戰敗司令》,文章盤點了美軍歷史上的五大戰敗司令官。   如果所有的美國將軍都很偉大,那當然是好事。如果讓喬治·華盛頓、尤利西斯·格蘭特和喬治·巴頓來指揮,越南戰爭或者伊拉克戰爭的結果又會如何呢?   唉,稱之為概率或者宇宙法則吧,但是每個國家既出產優秀的將軍,也出產糟糕的將軍——美國也不例外。   什麼是糟糕的將軍呢?給這下個定義就像給糟糕的飯菜下定義一樣。有人會說,吃了敗仗就可以說是這名將軍很糟糕了。   由於各種原因,一些美軍指揮官輸掉了歷史性戰役。下麵是五位美國最糟糕的將軍:   霍雷肖·蓋茨:   偉大的將軍都是天賦異稟的,通常是自我和雄心相匹配。然而,戰爭進行到半道就從背後給你的總司令捅一刀則是野心有點過頭了。1777年,身為大陸軍總司令的前英國軍官蓋茨在薩拉托加大敗英軍,一舉成名。   許多歷史學家認為,本尼迪克特·阿諾德和其他人才是薩拉托加戰役的真正勝利者。蓋茨不以為然,並幻想著自己比喬治·華盛頓還強。這不是第一次有人覺得比上司更聰明。但蓋茨這麼做卻可能讓美國遭遇失敗的命運。   在獨立戰爭期間最困難的日子里,當華盛頓的軍隊被趕出紐約,英王喬治的國王之星似乎冉冉上升時,心懷不滿的軍官和政治家們發動“康威陰謀”,處心積慮地要讓蓋茨取代華盛頓,但沒有得逞。   當蓋茨被派去接掌南方兵團時,他的表現就一目瞭然了。1780年,在南卡羅來納的卡姆登戰役期間,蓋茨糟糕的戰術決策導致他麾下的軍隊被數量較少的英軍和保皇派武裝擊潰。   華盛頓也遭遇了失敗。但在形勢最惡劣的時候,他的堅持不懈和優秀才能仍鼓舞著大陸軍度過最艱難的時期,正因如此,他的頭像才出現在一美元鈔票上。如果由蓋茨來指揮,我們現在可能還在用先令和便士來購買日用品。   喬治·麥克萊倫:   美國南北戰爭就是一個生產布拉克斯頓·佈雷格和安布羅斯·伯恩賽德等糟糕將領的大工廠。   但是最糟糕的莫過於麥克萊倫,也就是所謂的“小拿破侖”,林肯和北方聯邦軍對其寄予厚望。麥克萊倫是一流的組織者、西點軍校培養出來的優秀工程師,他為打贏戰爭付出巨大的努力,幾乎是他一手打造了北方聯邦軍。   但此公天生過於謹慎。儘管林肯主張採取積極行動,但前者的波多馬克軍團依然縮手縮腳地前行。麥克萊倫相信,南方軍隊在數量上大大超過北軍,但他卻忘了北軍擁有更豐富的資源。   北部聯邦可以給軍隊提供充足的人手和物資供應。但有一些東西就連紐約和芝加哥的工廠也生產不出來,那就是時間。當然,操之過急肯定會造成傷亡,並需要冒著輸給像羅伯特·E·李及其北弗吉尼亞軍團這樣強大對手的風險。   取代麥克萊倫的尤利西斯·格蘭特明白這一點。他咬著牙用持續不斷的進攻損耗南方聯邦軍,直到南方再也頂不住。麥克萊倫與後來的麥克阿瑟屬於同一類人,即對總統和總司令口不擇言。而格蘭特把政治留給政客們去玩,自己則去乾分內之事。   如果林肯讓麥克萊倫繼續指揮北軍的,美國人現在可能仍在吹著《迪克西》樂曲的口哨。   勞埃德·弗雷登道爾:   當德國人1943年初在凱瑟林山口擊潰他的軍隊從而令其名譽掃地的時候,弗雷登道爾還只是一名少將和軍長。毫無經驗可言的美國軍人發現自己對陣的是埃爾溫·隆美爾的非洲軍團老兵。美方則兵力不足,缺少物資和空中掩護。   然而,弗雷登道爾的解決方案是命令一個工兵連在距離前線100英里的地方建造一座巨大的掩體。弗雷登道爾經常讓下屬用俚語發號施令,比如調用步兵部隊用“走,男孩”等,而非使用標準軍語,這種混淆代碼的做法是前所未有的。弗雷登道爾的這些怪異做法常導致下屬陷入混亂,因為他們往往需要花大量寶貴時間來猜測前者的真實意圖。   發生凱瑟琳山口的災難,對反攻歐陸的美軍來說是一次很丟臉的炮火洗禮。而更重要的在於,此役失利讓英軍指揮官在戰爭剩下的時間里把美國盟友看做是業餘軍人。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讓麥克阿瑟位列美國最糟糕的將軍之一肯定會引發爭議。   他確實是一個能幹的勇士,如南太平洋戰爭和朝鮮半島仁川登陸行動所展示的那樣。但他同時也顯示出低下的判斷力,正如他在菲律賓擔任指揮官時那樣。當他接到情報說,日本襲擊了珍珠港並且肯定會攻擊菲律賓時,麥克阿瑟未能及時將他的飛機分散開來並去攻擊日方機場,結果他的空中力量首先被敵人幹掉了。   而他最大的“成就”則是在朝鮮戰爭期間的胡亂指揮。是的,仁川登陸擾亂了朝鮮的進攻。但是冒進朝鮮更是戰略性失誤。在朝鮮半島北部分散推進就是讓別人零敲碎打地摧毀自己。向朝鮮與中國的邊境推進對毛澤東而言則是敲響了警鐘,因為後者擔心美軍壓境是大舉入侵中國的前奏。   也許毛澤東無論如何都會採取行動的。但是麥克阿瑟的戰略肯定對此推波助瀾,最終讓30萬中國人民志願軍給“聯合國軍”造成重大傷亡。“聯合國軍”應該在平壤周圍守住一條天然防禦線,從而讓“聯合國軍”能夠控制住半島大部分地區。但“聯合國軍”沒有這麼做,反而一路退回韓國,這是美軍二戰大勝後最恥辱的倒退。   最後,還有麥克阿瑟不服從命令。他呼籲轟炸中國,仿佛拿下朝鮮半島是值得冒著讓5.5億中國人付出生命,並可能與蘇聯爆發戰爭危險的。且不說這樣做有無軍事價值,但就美國的政治制度而言,這也不應該是由將領們做出的決定。當他公然與杜魯門總統叫板的時候,後者理所當然地撤了他的職。   湯米·弗蘭克斯:   鑒於美國在政權更迭和國家建設方面的誤解和誤判,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註定成為所有參戰將領軍事和政治聲望的墓地。不過,指揮入侵行動的弗蘭克斯,卻使本已糟糕的情況變得更糟。   批評者說,弗蘭克斯和其他高級官員,如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炮製了一個使用兵力很少的入侵計劃。的確,打敗不堪一擊的伊拉克軍隊和推翻薩達姆政權不需要動用大批軍隊,但要在戰後控制伊拉克這樣的國家卻需要更大的力量。   然後怎麼樣呢?無論喜歡與否,美國軍方將成為執政的權威。如果它不能或者不願意治理這個國家,誰來治理呢?美國、中東和世界其他地區仍在吞咽著苦果。  (原標題:美軍5大敗將:麥克阿瑟瞎指揮輸給志願軍釀恥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